钦州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菊韵第三十八年夏至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07:21 编辑:笔名

听故事的人,都傻;   说故事的人,都痴;    戏里戏外,我不过是个又傻又痴的愚人。    今天我要分享一段凄恻的故事,初的灵感来自河图的一首歌,也来自人生无常中的一点痴心!     (1)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彼时,民国戏园。戏服花影叠衣,戏子腰肢流转,眼波清亮如剪秋水。一曲西厢唱罢,风驻沉香花尽,惹多少情思相忆!  靠窗的位置,他原本是慵懒地斜依半躺,淡然扫视喝彩的满堂听众。不觉间那水袖轻扬迷蒙双眼,那柔软花腔也随那日茶香在心里扎了根。视线穿越万千喧嚣,恰巧遇上戏台上的人细眉轻卷,抬眸迎上。  那一刻,光阴迅速褪去。四目相对,两个世界,电光火石,地动山摇!  踏过老旧的木台阶,一层影影绰绰的帘幕被掀开,他看到淡去浓妆,露出玉面花容的他。不由一声叹,居然是个男人!他静静地看着他,为他抹去脸上油彩,看他浅笑如莲,暗自心惊,为他深深沦陷。戏子亦看了看他,婉约的眼神便没了繁花,从此再没有别的颜色,只有为他倾城的笑!      (2)  之后他不再登台,人们戏谑他被金屋藏娇。  他听了满不在乎,只是笑:“我何德何能,得将军如此珍惜,怎可再抛头露面,登台献唱?”  从此他是仪表雄伟俊丽的唐玄宗,他便是那娇柔无力的杨贵妃;他是那儒雅清秀的张生,他便是那美玉莹光的崔莺莺。  军官府邸,不时传出咿咿呀呀的唱腔悠扬。烛影似锦,郎骑竹马,低吟浅唱,只觉春光短!  忽一日,他拥着他的肩膀,微声轻启:“我要离开几天。”  他没有说话,看着他的将军。   “我会回来接你的。”   “多久?”   “晚三年后,接你去台湾。”   三年后,是民国三十八年的夏至。   他十分不舍地亲吻他的脸颊:“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相信我!”   他含泪离开了将军的怀抱,依然是那惊心的笑,点头:“我等你!”     (3)  自他离开以后,烟花巷陌旧戏园,他依然登台。  时局动荡,偌大的院子里,听众零星,经常只有他一人唱尽离合悲欢。眼角余光把那靠窗边的位置看了又看,再也等不到那曾经相和的故人。  再也等不到他,那双握枪的手竟然那么细,低眉垂首,为他再添新妆。  再也没有了他,会在他登台前,为他换上花影重叠的旧衣,不顾属下笑他,和他伴唱那青梅竹马的老戏。  “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生笛”。  他终于收到一封泛黄褶皱的信。含笑声声泪,啼断满园春色,那承诺曾在两个人的心里惊天动地,如今只有西风吹过的声音,穿过颤抖的指尖,老在了回忆里。  他在信里让他等,如今海棠瘦尽,十里寒风,他受尽身心折磨。他曾给国民党的军官唱过戏,这封信,成为确凿的证据。  如此深情,他却等不到第三十八年的夏至了!     (4)  的时光,他是那么的清醒。往日邂逅,一曲西厢,疑似昨天。  此刻,他从未有过的期待着,可以隔着花衣鬓影的时光看到他,看他那张曾熟悉的脸是否有了陌生的痕迹。他站在破旧的院墙边大喊他的名字,满座宾客咒骂,将他扔了出去。  红衣蒙尘,没有人记得他曾是这里的主角。栏杆拍遍,无人知道曾在这里,有一人细笔为他勾勒眉角,他暗将此生相许!  是谁曾在三生石畔种下曼陀罗的花?握着回忆,却不能在那些美好里死去。  遇见他,是他的执念还是他的劫难?  等不到第三十八年的夏至了,是谁,还在的时光里,倔强地等……     (5)  三十八年夏至,当日戏子心中的英雄归来。  月残花落笛声寂的江南小镇,青灯如豆。他看见那支老了的眉笔,以为是看见了他。然而四处奔走,打听到的关于他的点滴音讯都如刀剑无情,一丝一寸凌迟他的心!  保存着他声音的老唱机吱吱呀呀地唱,把那光阴拉的漫长,有了幽咽的沧桑,却再也没有此去经年的梦可以重圆。似水流年空相付,一场纸醉金迷的旧戏。谁在戏里陨了香魂一缕,谁沦落成戏外人?   “屋檐下的蛛网织就细密的心事,画屏冷斜,落满尘埃,若此刻看见你,我会有怎样的叹息?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朱门红漆徒惹无限惆怅,推门而入,点一曲西厢。千遍万遍听过,却无人陪他再来痴迷。那花腔依然婉转,却再也唱不出他丝毫的神韵和腔调。  将军卧身在戏子曾睡过的床上,静静寻找他的一丝气息,仿佛回到当日,为他换那花影重叠的旧戏衣。  第三十八年夏至已过,他还在等么?谁还在等呢?   共 16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治疗方式那些较为有效
昆明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产生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