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王小帅一条朋友圈差点毁掉地久天长

发布时间:2020-08-06 03:45:26 编辑:笔名
王小帅一条朋友圈,差点毁掉《地久天长》。

刚上映的《地久天长》大家都听说过吧。

提名世界三大艺术节之一的“柏林国际节金熊奖”并包揽最佳男、女演员银熊奖的奖杯,绝对是国产的骄傲。

更何况,还有三小只之一的王源客串,文艺青年和流量粉丝照单全收。

但就是这么一部资本傍身,万众期待的,口碑却硬生生被导演王小帅的的一条朋友圈给毁了。

由于《地久天长》是通过一对失妇的苦难人生,来反映中国社会近30年的变迁史,足足有3小时,所以票房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但在导演看来,这倒有一个“好处”

比如,推荐一个包你成功的“泡哥泡妹小技巧”—

实话说,芒妈还没看完,就已觉得不适,什么叫“没有这功效”什么叫“过了初夜”什么叫“不好意思拒绝”外加一个欲言又止的省略号?

干嘛呢这是…

“等她哭了的时候递上纸巾,随手牵住她的手”“你们就这样度过了初夜”“送她回家,她不好拒绝的嘛”…

短短几句话,就把这部设置成一部适合半夜把女生约出来,看完就可以借机啪啪啪的。

难道你剪辑成三个小时,不是为了让观众更好感受内容,思索深意,而是为了让院的男女有更长时间相处,等到结束送女方回家再蓄意进行不可描述行为?

那你之前骂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四小时太长,让剪成俩小时,骂的是自己?

这也就算了,更值得玩味的是,王小帅也意识到措辞有问题,于是,他删了“初夜”二字,又发了两遍…

王小帅有多爱这个营销点子…还是以为删掉两个字就可以掩盖自己对女性的不尊重,想当然的直男癌思维。

如果说发一遍还是不合时宜的抖机灵,但孜孜不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发,只能说明他的价值观贴近这种恶臭段子了。

文艺工作本身是一件传递价值观、情怀、人文精神的工作,但在这种认知的促使下,无论导演技巧有多好,内核始终都是烂的。

但即使争议被顶上热搜首位,导演的回应也颇具玩味—

什么是“营销”营销是你制造一个噱头,让人觉得有好处,有利可图,产生兴趣购买。

不得不说,这种不仅不尊重女性,也不尊重艺术,也不懂当下网友心态的中年直男癌导演,就老老实实闭门拍,不要出门营业了吧。

不过说起不懂年轻人的营销,倒让芒妈想起了《江湖儿女》上映时,贾樟柯导演的一波操作—

由于导演是山西人,故事也设置在山西,所以,贾樟柯便在山西各村里刷起了广告墙做宣传。

但下乡刷标语墙这种操作已经够心酸了,贾樟柯还在宣传时请出杨超越这条无数直男心目中的爱豆,网友心目中的锦鲤做宣传—

而主打的点竟然是让出生在江苏的杨超越,说看《江湖儿女》想起了故乡,而当媒体问贾樟柯,是否会邀请杨超越出演,贾樟柯说:“太有机会了!如果有歌舞元素的,她一定是非常胜任的。”

槽点又一次满到不知道从哪说起,可见贾樟柯导演对杨超越其实一无所知,想当然认为从歌舞节目出来的选手就一定会歌舞。

大导演下凡为自己站街值得鼓励,但想赚年轻人的钱,又不去真正了解年轻人喜欢什么,最后在世俗意义上的“流行文化”面前格格不入,真的对自己的宣传有所帮助吗?

“老炮儿”冯小刚的名声大家都知道,几乎每次新出来都会做一下妖,不是骂网友就是骂明星,经典语录—

但为了宣传自己的《芳华》转眼打脸—

除了打脸,还仿效网红明星开直播,在里面一改往日“怼天怼地”的暴脾气,极尽慈祥回答网友关于角色、受众、风格的种种疑问—

顺便还到《中国有嘻哈》总决赛现场,戴着副蛤蟆镜,陪华少吴亦凡尬聊了三分钟后,发现这么聊不是办法,强行入题—

“那啥我最近刚好拍了个新,叫《芳华》在这个国庆节上映。”

这也让姜文得到启发了,带着彭于晏和廖凡《创造101》总决赛现场,不好意思硬谈自己的新,憋了半天,含羞带臊地说—

“我能不能在7月13号我这个《邪不压正》公演后,也来报名参加女团?”

说完就跑,留下硬汉彭于晏和直男廖凡,做了个“比心”完全就是前段时间热搜上说的明星被迫营业状态—

最后,连“喊出我的名字”的手势都由侯佩岑在一边示范才学着做了一遍—

可见,在粉丝经济、媒体时代,大导演们虽然作品质量好,但从营销来讲,他们其实是落后于时代的。

硬融,或许有反差萌的效果,比如在《影》上映前,张艺谋邀请papi酱到自己工作室参观,聊天过程还是十分好玩的,弹幕也都是夸赞张导的内容—

但有时候不懂年轻人,反倒弄巧成拙,看得观众一脸尴尬,比如贾樟柯说杨超越舞跳得好,冯小刚感觉下一秒就要跳起来骂人的慈祥直播脸。

更有甚者,像王小帅,自以为是的搞笑段子,伤害的却是网友的底线。

这都值得我们细细探讨,到底该怎么让市场和作品结合,而是不是作品质量好,营销手段高明,就会被人认可呢?

也不一定,如果你还记得去年《地球最后的夜晚》那个“一吻跨年”的营销口号。

虽然闪耀戛纳,并在金马奖上获得三项大奖,但《地球最后的夜晚》没有从口碑入手,而是把上映时间定为2018年12月31日,做了超级仪式性的“一吻跨年”活动,还联动了抖音等多个当下热门的平台,成功安利很多平时对文艺片并不感兴趣的观众进入院。

这一操作,直接使这部片子预售票房卖出1.6亿元,首日票房高达2.64亿元,登顶当日票房榜冠军,刷新国产文艺片的记录。

但当一对对小情侣带着浪漫跨年的心愿走进院后才发现,讲的故事跟他们预想的“一吻跨年”毫无关系,甚至还有很多人因为看不懂剧情,没等到那一吻就提前离场…

于是,观众有多期待浪漫,就有多愤懑霎时,报复性的差评在猫眼、淘票票甚至豆瓣等网站上涌现—

“剧情混乱”“镜头混乱”“影片无聊”“导演差劲”成为了标黑粗体的关键词,2.6的评分,好于1%的剧情片与悬疑片,与之前的高口碑相印成趣—

又由于口碑的反噬,在第一天取得2.62亿票房后,《地球最后的夜晚》第二天就只有可怜的1029万进账,跌幅接近96%,创造中国影史首次日票房最大跌幅,主要投资方华策影视股票更一度跌停,市值一日蒸发16亿元。

这样拦腰斩断的断崖式狂跌,恐怕只有2018年度烂片《爱情公寓》版能够比拟。

但就艺术层面而言,虽然看起来晦涩了些,《地球最后的夜晚》不失为一部还不错的文艺片,只是因为营销的侧重点,和影片本身内容之间的巨大偏差,才导致了观众的心理落差给出差评。

所以,说到底营销是门学问,除了质量打底,前期对社会观察,受众群像都是相辅相成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小帅

王小帅,中国内地导演,1966年1月1日出生于上海,1985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中国内地第六代导演之一。1993年独立制片编剧导演处女作影片《冬春的日子》被英国BBC选为电影诞生一百周年之百部最佳影片之一。1999年执导第一部体制内电影《扁担姑娘》入选戛纳电影节一种注目栏目。2001年执导的影片《十七岁的单车》入选第51届柏林电影节竞赛片单元获评审团大奖银熊奖。2005年执导的影片《青红》获得第58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2008年执导的影片《左右》获得第5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和“特别关注”奖。2010年执导的影片《日照重庆》入围第6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王小帅也因此获得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导演奖。2014年9月电影《闯入者》入围第7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15年10月10日王小帅亮相第2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闭幕式。

日照白癜风医院电话
鸡西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濮阳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绍兴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宁德白癜风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