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翟振武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效果有待观察

2018-11-28 13:42:55

翟振武: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效果有待观察

中国人口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

单独二孩政策去年开始实施,截至2014年12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生二孩,而生育的仅47万对。

怎样评估单独二孩的实施效果?放开二孩还有多远?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表示,今年不会搞全面放开二胎的区域性试点,单独二孩政策效果还有待观察。

二孩政策效果有待观察

据统计,在我国,每7个人中就有1名超过60岁的老人;而每80个人中才有1名新生儿童。老人潮、婴儿荒,上世纪90年代后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2014年单独二孩政策应势而出。

国家卫计委去年年底发布数据称,截至2014年12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而生育的仅47万对。在新的生育政策实施之初,国家卫计委曾预计,每年将新增人口200万。

马旭认为,去年一年增长47万并不能代表单独二孩政策的效果。政策才一年,还得观察几年,生育政策的影响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他解释称,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还要考虑到人口流动性、经济负担等很多影响问题。他表示,今年不会试点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但国家有关部门依然会积极研究。我认为不会简单的放开。马旭说。

呼吁社会关注一年10万弃婴

此外,马旭今年上会还将提出一份有关弃婴问题的议案。他说,中国目前一年有10万弃婴,这个事情政府要关注一下。弃婴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5000人到现在10万人,足以说明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据了解,2013年民政部搞了一个弃婴安全岛试点,但一年多就撤了。因为弃婴大部分是残疾儿童,没有人管也没有资金支持。马旭建议,预防出生缺陷政府要承担起主要,要对孕产妇实施免费产前筛查,不免费没人去。

预判

三至五年方能见二孩冷热

去年,北京市卫生部门曾预计,单独二孩政策施行之后,绝大多数符合新政策条件且具有生育二孩意愿的家庭会在5年内完成第二个孩子的生育,单独二孩政策将使北京市5年累计新增出生人口为27.07万人,平均每年新增出生人口5.42万人左右,此后每年约4万人左右,到2019年左右达到峰值稳步下降。

从目前的申请量看,首年申请人数虽然已超过3万,但远未达到此前预期。同时,近日不少媒体也报道了单独两孩政策在各地实施遇冷的消息。

是否真的遇冷?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基本符合预期。预计2015年,受单独两孩政策影响,出生人口比2014年多100万左右。

对于北京的预判,北京市卫计委并不认为单独二孩会遇冷。市卫计委副主任、发言人钟东波指出,政府此前公布的预期数据是生育意愿,但转变为生育行为还会有更多因素。比如今年条件不具备,有可能到明后年。他认为,大约要花上三到五年,才能看出该政策对生育行为的具体影响。

观点1

贺优琳

放开二胎严控三胎

这几天,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再次带着全面放开二胎的建议来到北京。这也是他第5次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这个建议。

在数次两会上,贺优琳给人的印象是敢说、能说。友根据他名字的谐音,称他为忧民哥。今年,贺优琳带着15个建议上会。与以往不同,今年他在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建议前加了强烈呼吁四个字。

放开二胎,刻不容缓。贺优琳说。他列了一组数据:中国生育率仅为1.6(世界银行数据,中国官方数据为1.18)。此外,截至2014年12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而生育的仅47万对。

贺优琳认为,中国单独二胎政策实行近一年,申请生二胎的人数远低于官方预期。单独二胎已无法缓解中国面临的人口危机。

作为教育者的他了解到,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生源变少了,班级变小了,一些学校合并了。而这个情况在村、镇、区的学校中就更加明显;与此同时,身处南方的他也看到,老龄化带来了劳动力萎缩,一些外企纷纷外迁,招工难的问题也困扰着本土制造业企业。

他认为,人口规模持续性的急剧萎缩将导致消费和生产同步下降,除了殡葬、医疗、养老等,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会成为夕阳行业。

贺优琳说,单独二胎之后,生育率在世界范围内仍处于很低的位置,我主张的是放开二胎,严控三胎。而且,目前的生育率这么低,对国家未来的发展是个隐患。

要解决以上问题唯有尽快全面放开二胎,越晚越被动。为此,他建议国家不仅要尽早全面放开二胎,还要加大民生保障,包括教育、就业、健康等一系列的政策。实现从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向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软着陆。

观点2

翟振武

全面放开二孩尚早

对于立即放开二胎的呼声,昨日,中国人口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对新京报表示,在十三五的早期全面放开二胎是比较成熟和稳妥的时机。

翟振武认为,从单独二孩到全面放开二胎是改革的趋势,但是在这之前,需要看到单独二孩政策的落地情况。

对于单独二孩政策遇冷的说法,翟振武认为,这是一种误读。他表示,多数省份在去年两会之后才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到去年年底,在9个月的时间里,已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

他分析,把1100万对的目标人群数量直接等同于新增出生人口总量,这种做法忽视了二孩生育的意愿或比例,相当于认为所有已育一孩的单独夫妇都会生育二孩。

此外,把某一年的单独夫妇申报规模与1100万对相比较,这既没有考虑二孩生育的意愿,也没有考虑二孩生育是在几年内才完成的规律。

翟振武介绍,根据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在2013年8月份的调研显示,全国平均生育意愿是60%,但大城市和东部省份一般会低一些,西部和中小城市会高一些。目前有的省份二孩申报的数量高于预期,有的省份低于预期,都是正常的。

而他预计,到今年3月底,单独二孩申请数量或将达到130万对左右。

对于低生育率的说法翟振武说,按照2015年1800万的年度出生人口数量推算,2015年我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为1.7左右。总和生育率上升的趋势是十分明显的。

翟振武认为,全面放开二胎只能缓解老龄化水平,但是改变不了大趋势。他分析,即使中国取消生育限制,许多家庭也不会生育那么多孩子。

成都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香港银行流水
矿井提升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