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网络文学:孤独写作与阅读的时代一去不返了“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9 21:11:14 编辑:笔名

 

多年以前,人们面对迅速崛起的网络文学,担忧传统文学会在网络文学的强力下逐渐消亡。我曾经撰文说,这种担忧不过是在编织一个文学外星人的神话。现在看来,将网络文学视为一个文学的神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什么是神话,马克思作过很精彩的阐释:“任何神话都是用想像和借助想像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的实际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

首先必须承认,网络文学是高科技的产物。高科技的发展速度是惊人的,网络文学伴随着高科技的发展而迅速崛起。从人们像对待天外来客式地抱着好奇和怀疑的态度对待网络文学,到今天人们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网络文学开始担忧传统的文学将会被取而代之,这种巨大的变化也就仅仅用了十多年的光景。我们确实难以想像网络文学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因为电脑技术的力量太神奇了。据科学家预测,21世纪的计算机的智慧会迅速超过爱因斯坦和霍金的智慧之和,最迟到21世纪中叶,计算机的智能就会超出人类的理解能力。日本高级通信技术国际研究所硅脑制造工程负责人德加里斯说,他一直为一种想法而心绪不宁,那就是他创造的东西可能会“把我像苍蝇一样拍死”。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完全有理由继续把网络文学当成一个神话来对待。而我更愿意把网络文学看成是一个关于自由的文学神话。

网络文学的自由度是人们最乐于谈论到的。的确如此,在网络上再自由不过了。与其说网络是一个文学创作的空间,不如说它首先是一个自由交往的空间。这个自由交往的空间撤除了社会的一切屏障——没有等级约束,没有道德禁忌,也没有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人们以任何一种姿态与他人交流、对话,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因此,网络上的作品大部分属于“泛文学文本”,它们是较传统纸介媒体的文学更松散随意的作品。传统文学界限比较分明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四大家族的文体界限被淡化,一种相互渗透、互为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四不像”文体在网络的写作空间里大行其道,确如万花筒式变幻多端,此消彼长。另外,网络的虚拟性也使得网络写作获得了表达的充分自由。一些网络写手的言论表明了网络写作虚拟性所带来的多种变化。邢育森说:“说实在的,在没有上网之前,我生命中很多东西都被压抑在社会角色和日常生活之中。是网络,是在网络上的交流,让我感受了自己本身一些很纯粹的东西,解脱释放了出来成为了我生命的主体。”安妮宝贝也说:“我觉得自己的文字是独特的,但现在的传统媒介不够自由和个性化,受正统的导向压制太多。就像一个网友对我说的,我的那些狂野抑郁的中文小说如果没有网络,他就无法看到。”写作的虚拟性能够最大限度地让写作者把自己最真挚的情感与体验传达出来。

网络上的双向交流,唤起了被主流意识形态所遮蔽的那份民间的存在,使它得以自由流露。民间精神说到底是一种自由精神,而网络,起码在现时给予了人们一份相对自由的表达。网络文学的存在方式不同于传统的纸媒文学,网络文学的公共空间也与传统纸媒文学的公共空间截然不同。传统纸媒文学的公共空间是有“警卫”保守着大门的,符合条件的文学作品才会放行,而大量的文学作品是被“警卫”挡在了公共空间的门外。而网络文学的公共空间是一个没有围墙也没有警卫保守的空间,任何文学作品都可以自由地进入。所以在网络文学的公共空间里,作品的思想和艺术水平相互之间差距很大,读者只能以沙里淘金的方式寻觅到质量上乘的作品。如果我们要求网络文学的公共空间里只能存在质量上乘的作品,那就只有像传统纸媒文学那样立上大门,安置警卫。但如此一来,网络文学的自由品质也就丧失了,网络文学也就蜕变成了传统纸媒文学,只不过是将载体从纸质改成了网络而已,最终,网络文学的创新性和革命性的意义也不复存在了。认识到网络文学的公共空间的特点,在讨论提高网络文学的质量时就会观照得更全面一些。从根本上说,要提高网络文学的质量,首先要让参与到网络文学写作中的广大网民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和思想素养,于是,提高网络文学质量的问题就转换成了提高全民族文化素养的问题。另一方面,网络文学既然是沙里淘金,提高网络文学的质量也意味着如何使沙堆里的金子含量更大一些,金子的成色更纯一些。这就需要为那些脱颖而出的网络文学高手创造更好的写作条件,也为那些高手能够脱颖而出创造有利的条件。

网络文学的确给我们带来一个自由度非常大的空间,但自由并不是网络文学所独有的。文学的诞生就缘于人类心灵的自由表现,自古以来的文学都莫不如此。文学就其本性来说就应该是自由的,从本质上说,自由是文学的生命之源。但自由作为文学的生命之源,主要是指心灵和精神的自由,而不是指文学外部空间所提供的自由度。伟大作家为了让心灵和精神的自由得到充分的表达,就不得不与外部的不自由进行抗争。这种抗争对于文学来说又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正是在这种抗争中,作家心灵和精神的自由得到了锤炼和锻造,在这种锤炼和锻造的过程中自由之光芒照亮了文学。所以,伟大的文学作品往往是在内在自由与外在不自由的紧张关系中磨砺出来的。但我们似乎更看重文学的外部自由,甚至将自由等同于舒适和没有压力,以为在一个鸟语花香、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就能写出伟大的作品,这实在是对自由精神的极大误解。文学的自由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文学的自由不是别人给予的,更不是靠施舍得到的,它必须是通过争取和追求而获得的。其二,文学的自由凝聚着人类文明的精华,具有清晰的价值判断,因此它是一种负责任的自由。网络文学的自由在很大程度上恰恰缺乏这两个条件。对于大多数的网络写手来说,他们缺乏争取和追求的环节,他们的自由写作多半只是一种率性的、个人放纵的自由写作,而缺乏一种凝聚着人类文明精华的自由精神的烛照。因此他们的自由只是对自我有意义,而缺少一种对人类对文化的责任担当。更重要的是,网络的自由主要是一种外部的自由,许多写手在外部自由最大化的情景下,由于彻底消除了内心自由与外部不自由的紧张关系,心灵和精神的自由仿佛处在的真空状态,反而容易被忽略。事实上,我们看到的一些网络写作,是在服从于网络经济利益原则下的写作。这时候,你还能说这是一种自由的写作吗?在网络越来越成为一种强势的利益体的趋势下,心灵和精神的自由就会逐渐从网络上退位和缺席。因此,至少从今天看来,关于网络文学的自由仍然是一个神话。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
鸡骨草胶囊哪的厂家好
大便干结有什么小妙招
吃什么止泻最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