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我们这里还有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26:34 编辑:笔名

1  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而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  莫西发给LINEmail里的一句。当时正值北方冬季里的凌晨二点二十二分。  北方寒冷的城市,夜里是无眠的。于是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听《我们这里还有鱼》。  我以为冬天是美丽的季节,冷冷的溪边有你还有鱼在水里面。莫西想,写这首歌的人一定在南方。  她所在的城市里的冬季,鱼都是在冷冷的冰层下面里游的。你看不到一对对很自在也看不到一对对很相爱,自然也就不会有了后面那句,让人想到未来。  确切地说莫西只见过LIN两次面而已。  2  莫西的世界是拒绝靠近的。她说这种彻底凛冽的方式只有经历过残忍失去的人才会懂得。就像一个病久了的人,她知道怎么样给自己免疫。  拒绝相逢只是因为害怕离别。  每次面对追求她的男生,她都会冷冷的直视对方的双眼直到对方由于内心的恐惧眼神开始不自然的游离,她的脸上才会浮现出一种胜利者才有的笑容。这种笑容背后,是拿别人的付出当作肆意蹂躏的玩具用来建筑保护起她内心恐慌的那道围墙。  她开始觉得自己罪无可赦。  于是,开始整夜的失眠,不安。大量的安眠药以及头痛片也无法缓解那种恐惧。黑暗中,她觉得空洞的生命开始猛烈地撕碎自己。于是,她开始想,自己的生命终会以怎样方式结束?她害怕有一天会失去所有的梦想包括欺骗。那种心如死灰般的沉寂。  她还记得那个夜里,她站在阳台前大口地喝着冷水。没有暖气的屋子里隐隐弥漫着百合清淡的香气。穿着单薄的睡衣,就那样站在只有一个生命的空洞中,十分钟,二十分钟……突然倒在了地板上。马克杯掉落地板的瞬间发出砰的一声闷响,不知终遗落到哪里。  那一刻,哭泣丧失了原始的眼泪。  所以她是残疾的。  于是开始决定放弃悲伤的文字,放自己一马。找一切快乐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认识LIN纯属是因为他出现在了一个被急需要的时间。并非偶然也并非虚构。  3  莫西爱上了一个名叫开心网的社区游戏。于是开始没日没夜的把自己置身其中。偷菜,停车,养动物,钓鱼。从来不玩游戏的她很容易对这一切看似简单但对自己来讲完全陌生的东西感到好奇。在游戏中她认识了LIN。LIN加她为好友,她轻轻地点下了接受。  莫西出生的那年夏天,正值七月,酷热无比。所以朋友都说莫西也是热情的。只有自己知道热情的背后其实是害怕一个人的孤寂。  LIN是一个真正快乐的人,和他聊天,莫西被感染。  莫西对LIN说,认识你真好。你让我感到很快乐。  LIN说,认识你也很不错。你也让我感到很快乐。    莫西从网络上见到LIN是一个长的很像李宗盛的男子。有着一脸的阳光,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纨绔子弟的那种桀骜不驯,反而有种很强大的亲和力让他感到一种很别的温暖。  莫西说有的男人她只需要看十分钟,就知道是否会爱上他。他注定会与她生命里出现的所有男子不同。  莫西想如果能在一个蔚蓝的天空飘着大朵大朵的白云的日子里,与这样一个男人依偎,看远处的山峦,看天边的小鸟,直到落日的夕阳,袅袅的炊烟,该很幸福吧。莫西望着屏幕上那个男人的相片微笑着。  LIN问莫西你是什么星座?双子座!  你具有双重性格吗?LIN说。  听说七月出生的人很聪明,但是很容易悲伤哎。莫西说。  不知道丫!但是我不会让你失望的。LIN肯定地说。  你确定?莫西问。  确定。  真好。那一刻,莫西快乐的像个孩子。随之有一滴无声的泪在心里瞬间温暖。  4  莫西很久以前对自己说,如果真的有一个男子愿意为自己努力,不让自己失望,那么他一定就是值得她爱的那个男子。上天注定的,即便是穷途末路时也不要放弃。  或许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即便如何努力也不属于自己。  LIN是值得信赖的。莫西把他当作信赖的人。  她把自己的童年讲给他听,把自己的悲伤也讲给他听。讲的断断续续,乱七八糟。中间也夹杂着眼泪。她想让LIN懂她。可是池塘里的鱼是怎么也不会体会海水的冰冷的。  LIN打断她,不要她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去。他说我只是想让你变得快乐。可你却让我不知所措。  快乐对于我来讲是的,你能够让我心安,这些足够。  莫西问LIN,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爱情吗?我是一个不相信爱情,却没有爱情不可活的人。  LIN对于眼前这个有些悲伤的孩子有了心疼,心疼到无奈,无奈地只想狠狠地抱住她。因为他能感觉到她来时就像一阵风,忽地就飘至他的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忽地一下又飘走,不留一点痕迹。这样的女子,或许从来没有过安全感,所以也剥夺了自己带给别人安全感的权利。  LIN告诉莫西,你来我的城市吧,我只想抱抱你。  5  见到LIN的那天,头顶有大朵大朵的云彩飘过。所有的高楼大厦都在刺眼的光线中变的愈加模糊。只有那张脸在莫西的瞳孔中放大,再放大。  LIN像莫西想的那样,是一个很细心体贴的男子。有着善良的温柔,却很男人。  LIN告诉她自己酿的葡萄酒很好喝,要不要喝一杯?莫西点点头。她告诉LIN自己只喝长城干红是兑着雪碧来喝的,所以很甜。跟那种味道比他的葡萄酒显得过于酸。LIN去冰箱里取蜂蜜,莫西不知道蜂蜜还可以这样来吃。当然也无所谓,莫西曾经用过暖水瓶插电热棒来煮粥。这样快乐的记忆,只有跟LIN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随时提醒着莫西,生活依旧是很美好。  莫西想有这样的男人应该是舍不得离开的吧!  心里那根微弱的蜡烛,晃了一下,熄灭了。  有些事做起来很容易,有些事却一直无能为力。  6  深夜,继续做着噩梦。  一个人正在打骂她,愤怒的脸总是看不清。她抱着膝盖蹲在一个角落,期待着某个人向她伸过来一双手臂,然后抱起她带她离开这个冰冷绝望的世界。她就那样默默无声的哭泣着,不敢有一声抽噎。那个人恶狠狠地对她说,再哭打死你。她吓的蜷缩成了一团,她甚至想如果真的被打死了,会不会有人过来抚摸一下她的头发,这样也至少不会让她感觉到离开这个世界时过分地寒冷。  她知道她的神经又开始紊乱,可是她真想在下一个的梦里,自己能够温暖的死去。  即便许多年以后这种心灵上的徒步行走时的寂寞仍叫莫西夜夜梦魇。  半夜醒来的时候满眼泪水。需要不停的用衣袖隐匿它的痕迹,直到那周围皮肤已经灼痛的不能再碰触为止。然后再选择让头在床的另一侧低垂下去,长发在漆黑的夜里独自舞蹈。那样可以透过微微的星光看见天花板上隐约的花纹就像自己心上的伤痕一样,慢慢清晰。  好多人想拥有一双翅膀,可以在蔚蓝的天空展翅翱翔。可是有的人只想拥有一双鞋子,那样可以带她走出好远,寻找一个让自己心灵不再恐惧的地方。  所以所谓的幸福的含义是不尽相同的。  7  想再次见到LIN是莫西又一次从噩梦中醒来个在脑中闪过的念头。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那样孤独无助;就像站在天桥下面端着饭盒的老人在向过往的行人乞讨。她想向LIN请求施舍点爱给自己,她不想再让无尽孤独的夜折磨自己。只有LIN的呼吸才会让自己心安。  第二天,她只身来到LIN的城市,她请求LIN爱她,在LIN的沙发上。  于是,生命变成一场背负着汹涌情欲和躲避寂寞的不知归期的放逐。  在LIN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莫西紧紧的闭着双眼,有一丝发遮挡着唇。她像一个丧失了语言的孩子那样,紧紧地搂住LIN,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生命的存在。她能隐约地听见LIN说,我好爱你。  有时候,人们并无方法从寂静的表象上猜测到暗涌。比如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相遇。或者他们的离别。  莫西不敢看LIN的眼睛,她也不想问诺言。对于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不知除了今天还能把握什么。  把LIN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十指紧紧的交叉在一起。不知道这算不算的上是两个生命的交集。  8  莫西不再睡床,改睡沙发。她发现在床上她会睡不着,因为感觉不到依靠。  LIN是一个无法给她依靠的男人。有人来的比她早。她也知道即便她来的再早也不会有依靠,因为自己早已是个破碎了的人。就像长在阴暗潮湿崖缝里的苔藓那样,需要拼命的拒绝阳光。  回到自己城市的那天,低价处理掉了手机和电脑。从此决定在红尘中遗忘。  又一年冬季,换了城市,更靠北寒冷的城市,莫西只是想知道寒冷到极限之后是否就能忘记温暖。  原来不可以。  在隐约记得那个暖暖的午后,有个暖暖的男人给过自己一个暖暖呼吸的时候,  重新配置电脑,发出一封没有署名的Email。  继续听《我们这里还有鱼》。  一条躲在冷冷冰层下的鱼。 共 34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睾丸畸形是否影响生育
昆明癫痫病好的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
昆明癫痫病医院十佳

上一篇:蔬菜

下一篇:黎明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