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张艺谋外界对我妖魔化我并非深思熟虑图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5:58 编辑:笔名

张艺谋:外界对我妖魔化,我并非深思熟虑(图)

前天下午,电影《金陵十三钗》正式在全国上映,其宏大的叙事和感人的细节获得观众普遍好评,再加上当晚该片获得美国“金球奖”外语片提名的消息公布,这个周末影片的票房势必“井喷”。近日,导演张艺谋和男主角克里斯蒂安·贝尔接受了羊城晚报的专访。除了讲述影片台前幕后的故事,他们也大方谈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心态。

自从引领了一股“古装大片”潮流之后,张艺谋在赢得票房的同时,也引发了种种非议。这次,虽然《金陵十三钗》的票房能达到多少数字还不知道,但从观众观影后的反应来看,他总算拍出了一部有口碑的大片。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回溯过去十年的创作历程,老谋子首度全面回应:“我并非做什么事情都深思熟虑,我也会犯低级错误。”在张艺谋自己眼中,顶着“老谋子”这个外号的他,其实有时候很迟钝、很木讷、很闭塞,甚至是愚昧。“就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自己评价。

出演《金陵十三钗》,是奥斯卡奖得主克里斯蒂安·贝尔第二次与中国结缘,而次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当时只有13岁的他主演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太阳帝国》,曾随影片的拍摄来过中国。对他而言,这是一片陌生的土地,但在贝尔的字典里,陌生也就意味着探险,而这无疑是他想尝试的事情。这个有着深邃眼神的男子,总是用全部力量去试图成为自己扮演的角色,而这次出演《金陵十三钗》也不例外,就像他自己所说:“我热爱表演,但我不想做一个被囚困的明星。”

【谈《十三钗》】

“在看了许多许多同类故事之后,严歌苓的小说给了我启发”

羊城晚报:《金陵十三钗》没有把很多篇幅放在展示日本人如何杀戮中国人方面,更多的是展现层的中国人如何拯救自己的同胞,你是怎么考虑的?

张艺谋:很高兴你能这么看,这恰恰是我用心的地方。就是在看了许多许多同类故事之后,严歌苓的小说给了我启发。我希望从那个角度去谈战争、悲剧和灾难。就是这些普通人,比如说那些秦淮河妓女,还有那个小乔治,等等,就是一些普通的、社会底层不被人注意的小人物,他们在这样一个大的灾难面前,散发出人性的光辉。没有人想做英雄,也没有人设计好要做英雄,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们爆发出人类本质的善意、本质的同情心。这种善良的天性和爱,我觉得是特别重要的。把它放大来看,它正是支撑一个民族精神基础的因素。

羊城晚报:扮演女主角“玉墨”的倪妮是新人,但银幕上的她很自信,你说这是三年训练的结果。她拍场戏的时候,你对她的表现满意吗?

张艺谋:场戏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她走来走去,翘着嘴巴,很滑稽的,就是让她去表现玉墨发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她跟贝尔的场戏还是很紧张的,毕竟一上来就是用英文表演,对手又是贝尔。别说是新人,就是“老人”,也得哆嗦呀!贝尔的表现很好,对她一点也没有构成压力,我也是不断鼓励她。倪妮的特点是很稳定,有时候还真能藏住“新人”的感觉,像是很有经验的样子。另外就是她很聪明,很能坚持,这都是她的个性。我要做的就是慢慢帮她打消顾虑、打消杂念,她后来就越来越好了。

羊城晚报:是不是有一种你给她吃了定心丸的感觉?

张艺谋:当然,导演永远是演员的定心丸,尤其是新演员。我对倪妮常常说的就是:你得相信我啊,不要担心,现场有我呢,我说好,一定好,你相信我的眼睛、相信我的判断。我觉得这是重要的,在现场演员就是把整个自己都交给导演了,新演员在精神上只能依赖导演。

羊城晚报:你觉得倪妮需要多久的历练才能成为像巩俐、章子怡那样的一线明星?

张艺谋:她是这块料,我觉得。她是一个新时代的新类型,跟20年前、30年前相比,是另外一代人了。我觉得她的前途不可限量,当然还需要有机遇。

【谈产业】

“我也是拍大片起家的,但实际上我的看法是:你不能以大为好”

羊城晚报:你曾说《金陵十三钗》6亿元的投资不归你管,作为导演要心无杂念,你真的完全没有压力吗?

张艺谋:当你在大片云集的大潮中,坦率地说,你要意志力很坚强,要非常冷静,要排除掉那些压力。你不能靠任何人,只能靠自己。这种大片的压力都是很大的,没有拍过大片的导演,可能很渴望拍,但真的拍了,搞不好就要趴下了———太复杂了,太大了!所以我觉得自己也不能以拍这种大片为主,这么沉重的东西让人太辛苦、太累,有时候容易动作变形。就像非常的运动员,在太重大的项目和比赛中也会突然失败。所以我觉得从心态上来说,要放正常、放平静。

羊城晚报:从你的《英雄》开始,这些年中国电影产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而你也一直冲在前面,你和你的团队是否一直试图把握观众的口味?

张艺谋:不知道。电影的制作,从找剧本开始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根本没有办法预先设计。你要说现在中国电影的情况,大家都讲大大大,因为市场大,什么都大。虽然我也是拍大片起家的,但实际上我的看法是:你不能以大为好。从导演的创作状态看,其实中小型电影更自由一点。我常常设想,我到穷乡僻壤去,安静地带一个小队伍,去拍一些很细腻地刻画人物的故事,我觉得那样的导演可能更过瘾、更单纯。

羊城晚报:尝试过那么多电影类型,还有什么题材吸引你?

张艺谋:其实真不知道。我在十几年前就经常被人问这样的问题———接下来要拍什么?怎么去设定自己的发展?但我不想让自己处于这种理性的安排和规划中。我常常比较随意。我很重视那种感觉,看上一种东西,那种原始的出发点。就比如说2006年我也没有想过要拍《金陵十三钗》,周晓枫给我推荐的时候,我还问是不是像《红楼梦》那样的东西,他们说不是,是写南京大屠杀的。我当时一听,感觉闭上眼睛就能知道那个方向,就不是很感兴趣。可后来看完小说以后,个反应,个原始的触动点,就是现在电影中一个画面。当时就是那样一个准确的形象感,让我坚持下来。

羊城晚报:在制作过程中,这种原始的冲动能一直保持吗?

张艺谋:这几年操作剧本,我一直都会问自己,早的原始动力还有没有。坦率地说,电影导演现在面临的现实问题很多,我们距离自由创作真的很遥远。我自己又是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人,不灵活,从性格到外部环境各方面都很限制自己,所以就想在题材选择上保留一点空间吧,希望随意吧。当然有时候结果会很糟糕,比如说当你的作品大家都骂的时候,有人就会说,你张艺谋怎么这么笨,怎么能拍这个东西呢!就会指责说,是你让我们失望的,是你让我们愤怒的。其实,大家的愤怒和失望,我都理解,但还是让我保持这种随意感吧,我的作品就是有好有坏。

【谈自己】

“尽管外界对我有一种妖魔化的描写,但我并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

羊城晚报:那你觉得作为导演,能够尽量不要拍出那些让观众诟病的电影吗?

张艺谋:我可能真的无法设计好一个伟大光辉的道路,也许很低级的错误也会犯,可这是人之常情啊!幸好我也真的不太在意,要是太在意的话,就会活得很累,重要的是———会失去了某种原始的、那种叫“激情”的东西。你知道,我在操作《十三钗》的时候,人家《南京南京》都出来了。很多人就劝我,还拍吗?不要一窝蜂啊!人家那个电影里也有妓女顶替的情节啊,你还跳这坑?当时我就说,我相信我原始的那个冲动点。其实导演看东西,常常就这么感性。

羊城晚报:张艺谋犯低级错误,也许很多人都难以接受。

张艺谋:我并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尽管外界有时候会对我有一种妖魔化的描写,认为我的每一步、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精心设计的。可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远不是这样的一个材料。我们家族,我爸爸我妈妈,我的遗传基因中根本没有这一点。我有时候就是很迟钝、很木讷、很闭塞,甚至是很愚昧。就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是一个审时度势,一步一步都是那么完美设计、那么理性分析、那么老谋深算的人。当年叫我“老谋子”,是因为在学校里我是年龄的,别人就觉得你似乎心眼很多。我其实真不是,我跟心眼多的人都适应不了,我会被人欺负。我的父亲就是有那种隐忍的性格,到我这里全部遗传下来。许多事情我就是可以承受,但是我真的不能面对任何阴谋诡计。我不懂,也做不来。

羊城晚报:所以你要和张伟平合作?

张艺谋:他是那种可以冲上去跟人打架的(笑)。但我真的不是。在题材的设定上,我有时候是很感性的,很简单的。但是作品出来之后,所有媒体都会问你: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你要是说因为我喜欢,大家根本不满足,然后就会有很多声音出来。万一题材撞车,或者跟上某种潮流,就会被说跟风啊、追名逐利啊……很遗憾,我们所热爱的职业,它跟名利息息相关,我们没有办法磨掉它,但是说心里话,还是想让自己简单一点。

关键词:角色

“他拯救了别人也拯救了自己”

羊城晚报:曾有评论说,无论你出演什么角色,总会有一些黑暗面,因而更吸引人。这次饰演“约翰·米勒”也是这样吗?

贝尔:我在拍电影的时候并不怎么思考的结果,我只是保持对于人性的真实态度,只想真实地表现出角色在某个特定的情境下做出的反应。我不会有什么教条。这部电影里的确也有黑暗的一面,但我觉得那不是我该想的事,那是导演的事。导演需要驾驭电影,而我只需要做我觉得对的事情。

羊城晚报:作为一个美国人,你能理解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吗?

贝尔:这个并不难,我自己的确对这些背景很感兴趣,也对此做了一些研究。但其实对于扮演这个角色而言,对历史的了解并不是必要的。在拍戏之前,我们就已经为这个角色定位了———他对于历史并没有清晰的认识,他是一个与历史切断了联系的人。因为生活中有那么多悲剧性的现实使完美的内心变得冷漠,让我们将身边的人挡在了心门之外。但是,终这个角色跨越了文化的隔阂,意识到了他正身处一场战争,意识到人与人之间其实可以真正沟通,他明白了自己需要战斗,需要拯救自己身边的人。从更大意义上来说,他在拯救别人的过程中也拯救了自己。

关键词:合作

“默契只能自然形成不能强求”

羊城晚报:电影里约翰·米勒曾发出疑问:“为什么要牺牲女人去救孩子,难道生命不是平等的吗?”你能理解玉墨他们牺牲自己的行为吗?

贝尔:这是一个非常英雄主义的举动,她们为了不让悲剧发生在学生身上,而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这非常感人,是精神力量的胜利。但从另一面来说,是的悲剧现实才使得她们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是一个完美的结尾,它弘扬了这些女人身上所体现出的人性光辉与勇敢。

羊城晚报:你对“玉墨”扮演者倪妮的印象是怎样的?

贝尔:在我看来,她(倪妮)在一开始有点不够相信自己,这或许是因为语言的问题,她对于自己将要扮演的角色也有一些紧张。但是随着拍摄的进行,她开始明白她完全能够相信自己。表演的魅力就在于此,你必须确信自己演出来的东西是的。当然,张艺谋为我们营造了很好的家庭气氛,倪妮的表演非常棒。

羊城晚报:一开始搭档,你们是怎么磨合的?你如何引导这些新人?

贝尔:我从不试图去带领他人演戏,我只是做我该做的,然后就让其他人做他们该做的事情。“化学反应”这种东西不是可以强求的。这部戏的各个角色之间的确需要默契,但这些默契必须是自然而然地产生的,如果你想强求,那么你只会毁了它。我们甚至没有经常讨论,因为如果你讲得太多了,你反而失去了默契。默契只能是在拍戏的过程中自然形成。

关键词:冒险

“我只想做演员不想做超级明星”

羊城晚报:张艺谋导演说他不懂英文,但影片中完全看不到语言和文化差异所造成的障碍。张末(张艺谋的女儿)是否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贝尔:我中文讲得很好,哈哈!张末没帮什么忙,她只是坐在那儿喝喝咖啡,有时候和我们聊几句———和你开玩笑的(笑),事实上,张末很重要,非常重要,一起工作的人都明白,大家需要跨越语言障碍。终,我们的合作非常顺利。

羊城晚报:尽管你曾来过中国,但毕竟那是很多年前,你这次决定来的时候有过担忧吗?除了语言障碍,还有陌生的文化,一个全新的环境。

贝尔:这就像是一次探险。如果你的工作能给你带来探险的机会,你就得抓住它。我热爱探险。

羊城晚报:据说你在拍摄中几乎都是独来独往,身边看不到助理和经纪人。这和我们对好莱坞明星的惯有印象不太一样。这是你个人的作风吗? 贝尔:我只是做我需要做的工作。需要的时候,拍摄现场总会有很多人能够给我提供帮助。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并不需要很多人随时随地跟在我身边。

羊城晚报:你不认为自己是个大明星?

贝尔:我觉得我只是一个演员,一个幸运的演员,因为很多人为我提供了不错的角色,我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觉得没必要成为一个被囚困的明星。我喜欢观察了解身边的人,但如果我把自己看成一个明星,那么我就会失去许多了解身边人的机会。因此,我更喜欢保持低调,我只喜欢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我想享受生活,但是我觉得超级明星的生活会阻碍我享受生活。

ORM在线名誉管理
如何开发小程序
怎么在微信上卖水果

上一篇:遇见你正值芳华

下一篇:手捧着真情

友情链接
运城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运城肝炎医院哪家好 宝鸡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眼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吉安男科医院哪家好 吉安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吉安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宜春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四平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眼科医院哪家好 白城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白城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白城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中卫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东方眼底医院哪家好 东方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安徽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定安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屯昌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澄迈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澄迈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陕西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昌江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江西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乐东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吉林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陵水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保亭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肃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甘肃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贵州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海东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新疆内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广州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其他医院哪家好 深圳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海西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一乙医院哪家好 云浮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一乙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三甲医院哪家好 青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二级医院哪家好 盘锦二丙医院哪家好 盘锦一甲医院哪家好 淄博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其他医院哪家好 吉安三丙医院哪家好 泰安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屈光医院哪家好 兰州二乙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三甲医院哪家好 张掖二级医院哪家好 莱芜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