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渔舟】新版“皇帝的新装”(小说)“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2:59:16 编辑:笔名
【报警】
九月一日中午,几个炸雷响过之后,瓢泼的大雨随即而来,十多分钟后,雨过天晴,天空瓦蓝瓦蓝的,这个鬼天气真的是应了那句古话“像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东方不群回到家里吃过午饭之后,像往常一样躺下来要午休了。这个今年刚刚升入初二的中学生此时此刻还处在激动之中,他为新的老师激动,为新的同学激动。正当东方不群要入睡时,外面突然传来“嘭嘭”的爆炸声,他立即翻身起来向外看去,HY市经济开发区杭州大街上“黄海大道——北京路”18号高压线杆上端一个大火球正在燃烧,并不时传来“嘭嘭”的爆炸声。
东方不群脑海里立即作出判断:这是高压线短路或者受雷击线路受损造成的!于是他奔向客厅,拿起电话,拨打了110。
线路接通后,东方不群急促地说道:“您是110吗?HY市经济开发区杭州大街第18号高压线杆上端起火了,火势不小,请赶紧通知电业局吧!”
HY市110接警的是一个女警务人员,她说:“电线杆起火了,你找119,或者找电业局,你打110干什么?”
“……不是说,有困难找人民警察吗?”东方不群顿了顿问道。
“嘟嘟……”110女接警员挂了电话。
东方不群放下电话,呆立了很久。这是怎么了?老师天天告诉我们,有了险情,有了困难,就赶紧拨打110报警!难道是老师说错了吗?不对啊,那市里的大街上到处都有“有困难找人们警察”的标语牌!这到底是怎么了?
刚刚要去察看高压线杆的火情,电话响起来了,东方不群拿起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找谁?”
“刚才是你报的警吗?”一个男人沉重而威严的问道。
“是的,HY市经济开发区杭州大街第18号高压线杆上端起火了,所以,我拨打110报警了。”东方不群解释说。
电话里传来那个男人沉重而威严的声音:
“高压线杆起火了,你应该拨打119,或者拨打电业局的电话,你打110干什么?”
这个话音沉重而威严的男人话里带着明显的不满与指责。东方不群有点蒙了,前边那个接警的阿姨说自己应该去拨打119或者是直接去找电业局,而这个叔叔又是这种说法,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他握着电话的听筒愣了一小会儿,怯怯地问道:
“叔叔,不是说‘有困难找人民警察’吗?”
话筒里传来那个沉重而威严的男人的声音:“不管什么事儿,都找人民警察,人民警察还不得累死吗?”
东方不群清楚地听到对方扣电话的“咔嚓”声儿,他切切底底地呆住了,半天没放下手里的电话听筒,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
下午上第一节课时,东方不群站起来,对班主任老师说:“老师,我有个问题实在是想不明白,想请教您一下,好吗?”
“好的,请讲!”班主任老师和颜悦色地说。
于是,东方不群叙说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一幕幕事情,最后他说:“老师,我做错了吗?”
老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没有做错!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知道电业局的电话可以直接打给他们,不知道电业局的号码,既可以拨打119的报警电话,也可以拨打110的报警电话。”
“那110的接警人员为什么说我不应该找他们?”东方不群追问道。
“……呵呵……呵呵……”
班主任老师笑了,笑过后,老师说:
“你长大了,或许就明白了啊……咱不说这个话题了,上课上课,上课喽……”
东方不群还是没弄明白,他望着笑呵呵的班主任老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胡老四的一天】
七月七日,是个特别的日子,既是小暑,又是卢沟桥事变七十八周年纪念日。
一大清早,我正在准备写点有关纪念抗战的文章,不料接到了学生家长胡老四的电话。胡老四说他闺女胡雪洁那个贫困生领钱的邮政储蓄卡丢失了,昨天他去高山镇邮政支局挂失重办,人家让他必须到县邮政总局去办。胡老四讲明事情后,又吱唔了半天说,自己斗大的字不识半箩筐,去了县城不辨东西南北,想请我一同去帮他办理一下。无奈,我只好答应了他。
胡老四,是我班学生胡雪洁的父亲,今年五十多岁,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弯腰驼背,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胡老四从小就家境贫寒,在家排行老四的他一年级还没读完娘亲就去世了,从此他就成了流浪儿了。打了四十年的光棍后,去云南领回了一个比他小十几岁的残疾媳妇儿,给他生下胡雪洁这么个宝贝闺女。他女儿读初中后分到了我的班级,在做家访时,我结识了胡老四,他把我当着自己的亲戚,有啥事都跟我说,压根儿不把我当外人,我也是把它当成自己的老哥哥,有求必应。
我们上午八点钟准时走进了县邮政总局的办事大厅。在取号机上取了号,服务大厅的一名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拿过一张表让我们填写,并告诉我们如何填写。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把表按照要求填写完毕。2号办理窗口叫到我们的号时,我和胡老四立即走过去,不料2号的女办事员却冷冷地说:“留一个人在这办就行了!”老四看看我,我看看老四,我赶紧说:“他不识字,我是帮他……”“办谁的事儿,谁就留在这儿!”话语里闻着有一股火药味儿,我只好知趣地退下来。
一会儿,办事员把表递出来,在跟胡老四说着啥。胡老四急忙招手说:“老师,快来啊,人家说你填得表不对哩!”
我立即走过去,心想自己是按照大厅那位工作人员说的要求填写的,应该是不会出错的,咋的又不对了呢?我从胡老四手里接过表,对那位办事员说:“同志,哪里填得不对?”
“住址什么的,都按照户口本上的全称填写!”那位女办事员头也不抬地说。
“可是大厅的那位工作人员让我们这样填的啊!”我嘀咕了一句。
“那你们就去找她办去!”女办事员抬起头来,杏眼圆睁。
我和胡老四退下来,我只好另取一张表重新填写,把“HY县高山镇胡家湾村”改填为“山东省HY县高山镇胡家湾村”。
郑重其事地填写完后,我交给胡老四让他去2号窗口递上去。胡老四走向前恭恭敬敬地递过去,女办事员面无表情地说道:“重新取号去!”
无奈,我们重新去取了个新号,我看了看大厅的大钟,正好九点整。
半个钟头后,2号窗口又叫到我们的号。胡老四拿着表弯着腰弓着背走向前,脸上挤出一些笑容,巴结讨好地说:“ ,俺的表填好了,给您!”
“你喊谁 ?”女办事员怒目圆睁,大声质问道。
“那那……”胡老四满脸的尴尬,“啊啊,就叫大姐,大姐……”
“你叫谁大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岁数了,哼!”女办事员一脸的愤怒。
胡老四双手擎着那份填好的表,停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好像泥塑的一般;继而转过头来向我求救,脸上的肌肉抖动着,那表情比哭还难看。
我赶紧过去打圆场,从胡老四手里接过表递上去,说道:“庄稼人,没读过书,不会说话,请您原谅他!”
女办事员看了看表,又看看胡老四家的户口本说:“把户口本这几页去复印两份,交上来!”
我们复印完户口本,已是十点钟了。胡老四拿着这几张复印件及那份表又要去2号窗口,我赶紧扯了他一下,悄声说:“先取个新号吧!”
十点半, 号窗口叫到我们的新号,我松了一口气儿,顿时觉得有了精神头儿了。
胡老四到 号窗口递上表和户口本复印件等材料,办事员认真看起来,一会儿将这些东西递出来,说道:“不能给你办理,因为你的户口本上说你是未婚!”
“啥?”胡老四大吃一惊,“俺闺女都十几岁了,俺咋的就又成了未婚呢?”
我立刻走过去,拿过那几张户口本的复印件看起来,可不是吗,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胡老四“未婚”!我赶紧说:“同志,我是学校的老师,我能证明胡老四是真正地结婚了的!”
“谁证明也不行,我们只看户口本上的!”
于是,我们两人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县邮政局办事大厅。回到高山镇时,已是十二点整,派出所的人已经下班了。
下午两点多,我们在高山镇派出所改过胡老四的那个“未婚”错误后,又乘车来到了县邮政总局的办事大厅。
当2号窗口叫到我们的号时,正好是下午三点半。
胡老四怯怯地走向前,双手将所有的材料恭敬地递给那位女办事员。女办事员看了看,又将那些材料递出来,说道:“代办人,必须自己签名,重新填表!”
我们只好重新填表,胡老四在签名的地方歪歪扭扭地写上“胡老四”三个字,然后,也不用我提醒,胡老四很自觉地去取了新号,等着叫号机叫号。
下午四点整,2号窗口叫到了我们的号。
胡老四整理了一下手里的材料,松了一口气,然后挺了挺那个极像刘罗锅的腰脊,颤颤巍巍地走到2号窗口,神情严肃而庄重,双手将自己女儿挂失重办储蓄卡的所有材料递给了那位女办事员。
有顷,那位女办事员又一次将那些材料递出来,她和颜悦色地说道:
“这个卡,我们现在不能办理,请你理解!原因很简单,就是本周没有这份卡了!我估计,高山镇邮政支局不给你办的原因,也是如此的。你应该在高山镇邮政支局办理的,不应该来我们这里办的!这份卡,下周才会来的。”
“我的妈啊,整整一天呀……”
胡老四一腚坐到了铺着瓷砖的地上,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
我,也一下子瘫到连椅子上,我吐了口气:
“天啊……”

【门卫】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犟眼子姜老二正襟危坐在门卫室里,虎视眈眈地紧盯着紧闭的学校大铁门。
从厂子里退下来后,他就直接来到高山镇中学,还是干他的老本行——门卫。他姓姜,大号富贵,三十多年来厂子里上上下下都叫他犟眼子或者姜老二,没人喊他的大号。据说这个“姜老二”也是根据这个“犟眼子”演变而来的,就因为犟眼子脾气犟得太二了,呵呵,不知是真是假。
忽然,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停在了校大门口儿,嘀嘀——嘀嘀——,奥迪车不断地按着喇叭。
姜老二快步走出门卫室,站在大门里,一声不吭地审视着来车,根本就没打算开门放车进来。
少时,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对着门里的姜老二横横地说:“开开大门,我们要进去!”
“你们找谁?”姜老二问。
“找校长!”
“请你打电话给校长!”姜老二说,“校长批准了,他再告诉我,我才能给你开门让你进去。”
“你,这么啰嗦?”
“错,不是啰嗦!”姜老二纠正说,“是照章办事!”
“我们是教育局的,你把门打开吧!”年轻人又说。
“教育部的也不行!”姜老二理直气壮地说。
“我们教育局长就在车上!”
“就是教育部长在车上也不行!”
“你,不开门?”
“不开,不能违反规章制度!”
“耽误了工作,你能负起责任吗?”
“我违章放你进去,一旦发生安全事故,我才负不起这个责任的!”
年轻人掏出手机给校长打电话,少顷,姜老二手里的对讲机响起校长的声音:“姜师傅,打开大门,局长检查工作来了!”
姜老二麻利地打开大门,奥迪车进来了,徐徐向前开去。
姜老二锁上大门,急急忙忙地跑到奥迪车前伸手拦下车。
年轻人从车窗里探出头说:“怎么了,又拦车?”
“你还没有办登记手术呢,请下车登记!”
奥迪车停下来,这时校长也走过来了。
教育局长从车里下来,对着姜老二竖起大拇指说:“老同志,你是今天我们检查门卫工作最认真负责的人,是最合格的门卫!”
“就该这么干!”姜老二说,“我这辈子都这么干的。”
“这是我们教育局长!”校长连忙解释说。
“就是教育部长也得登记!”姜老二义正辞严。

共 42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1.报警:高压线杆上端起火了,中学生东方不群打给110报警却连连引来训斥,在世风日下的今天,作者委婉讽刺了机关单位好逸恶劳的通病。2.胡老四的一天,以胡老四为闺女补办储蓄卡为由,作者以无知怯弱的胡老四,衬托出了办事人员盛气凌人的一面,放眼当下社会,确实存在普通人员事难办,办事难的问题,特别是文章未婚的细节,毫无人情味道,读后让人为之愤慨。 .门卫:领导在前,姜老二坚守立场,毫不退让。作者寥寥数语,便勾勒出了一个学校门口尽职尽责的门卫形象,结尾一句“谁来都得登记”,突出了小人物身上的敬业精神。作者这一组小小说,或专注于人物,或着笔于世相,对社会现状有一定的反思,语言上十分出彩,推荐赏阅。【编辑:柳约】
1 楼 文友: 2015-09-26 11:56:4 野老久违了。
这一组小说管中窥豹,语言很是精炼,读后感触颇多。个人而言,比较喜欢酒痴,因为喜欢喝酒的缘故吧,看到这样的题目比较亲切,以历史为背景的小说都很容易入题,里面的人物姜师傅,写得很有传奇色彩。剩下三篇,或关乎社会现状,或探索人物精神,皆让人有所思,有所悟,在我看来,最有讽刺力度的一篇当属胡老四的一天,前不久 总理还在国务院呼吁,杜绝证明 我妈是我妈 这类离谱事件,当一切落入体制,这样的现实引人深思。不错的构思,欣赏。
另:野老原投稿情感小说,但我感觉此文微型小说栏目应该更适合,如有异议,可告知我更正过来。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
2 楼 文友: 2015-09-26 1 :00:58 谢谢柳约老师的辛劳与精彩的编者按,呵呵,敬茶了!编辑老师您看着弄就是了,谢谢!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
 楼 文友: 2015-09-26 17:02:09 今天仔细拜读了野老两篇小说,十分敬仰。笔道深邃,语言精练,每一篇都有深刻的现实意义,人性在野老的笔下真实袒露,欣赏之至。向野老致安,问候您老人家中秋快乐,康健幸福。 真水无香
4 楼 文友: 2015-09-26 19:06: 0 感谢轻舞嫣然老师的赏读与美评,敬茶了!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
5 楼 文友: 2015-09-27 10:51:10 我不懂文学,但我总觉得看着让人有感触,设能够入心的作品就是好作品。野老的四篇小小说,真是短小精悍,各有味道。主题鲜明,寓意深刻。读后,回味无穷。尤其最后的尽职门卫,语言描写上颇为有趣儿。 教育部的也不行。 就是教育部长在车上也不行。 乃至最后的 就是教育部长也得登记。 语言描写立体了人物形象,让人眼前一亮,会心一笑。感谢野老赐稿渔舟!学习了! 与风雨同行,我只是一个追梦人!
6 楼 文友: 2015-09-27 1 :08:49 谢谢秋日骄阳老师的赏读与美评,遥握,敬茶! 我不懂文学,但我总觉得看着让人有感触,设能够入心的作品就是好作品。 极是,十分有理有力,大赞!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发热的物理降温方法
关节疼痛什么原因造成的
舒筋活血通络止痛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怎么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