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我是一个僧 第六十九章 恩怨(一)

发布时间:2019-11-21 13:07:52 编辑:笔名

我是一个僧 第六十九章 恩怨(一)

我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

隔壁那人也问道,你又是谁?

我说我是少林弟子,智山。

那人问道,你年纪轻轻,怎会是智字辈?你是慧字辈谁的徒弟?

我说我是慧恩与慧能方丈的徒弟。

那人说,难不成你就是今年代表少林参加武林盟主竞标赛的人?

我说是的。

那人忙问,比赛结束了没?是佛派赢了,还是道派赢了?

我顿了顿,说是道派赢了。

那人哈哈大笑,说慧能啊,看来你时日无多了。随即那人又问道,现在是几月?

这些时间一直待在武当山下,早已不记得现在是几月了,我掐着指头算了算,道,也不知是八月还是九月。

小云妹回道,九月初二。

那人叹道,可惜可惜。慧能十有八九已被赐死,老夫再也见不着他了。

我心里一惊,这才想起上届武林盟主竞标赛输了老方丈被赐死之事,慌忙站了起来。

小云妹问道,师傅,怎么了?

我说我得赶紧回少林,比赛后还一直没回过少林。

那人道,既已被赐死,你现在急着回去又有何用?况且他是因你比赛落败被赐死,少林弟子谁不怨恨你?你回去不过是自取其辱。

我一呆,想起我之所以输了比赛,并不是实力不济,而是自己因樱灵之事乱了方寸,直接弃赛造成的。少林哪有不怨恨我的?想到这里,无力的坐了下来。

我问,你到底是谁?

那人道,我是你师傅的仇敌,我恨不得生吞活吃了你师傅慧能。你师傅是个无赖!

我问,为什么?

那人道,你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十年了,我被关押在这里十年,就是你师傅害的。你年纪轻轻,可能没听过我的名号,我叫夜探王。

小云妹一听,激动得跳了起来,说你真的是夜探王?夜探王成名已久,算起来已快六十岁了。

那人说,你听我的声音像是年轻人么?况且冒充这个名号也没什么好光荣的。

小云妹接口道,光荣得很,光荣得很,您可是我们业界的楷模。

我皱了皱眉,问小云妹,什么业界的楷模?

小云妹兴奋的说道,传说三十多年前,江湖有个神秘人,外号正是夜探王。他日行百里……

我打断小云妹,问道,日行百里有什么稀奇的?

小云妹一本正经的说,关键是下一句,日行百里,夜探千户。夜探王所到之处,没有哪家不被行窃的,小到一针一线,大到一碗一盘……盗遍大江南北,从未失手。可不知后来为何,盗了几年后突然销声匿迹了。

我说原来和你一样,不过是个贼而已。

小云妹辩道,夜探王可和我们不一样,他拿什么,却从不拿钱。时隔多年后,仍有不少人争相模仿,行窃不拿钱财,只盗取物品,一时我们偷盗界广受好评,夜探王更是被我们业内人士称呼为业界楷模。正是夜探王的出现,改变了偷盗界只偷真金白银的不良风气。

我“哼”了声道,盗什么都是盗,还分什么良不良的。

小云妹说师傅,这你就不懂了。比如某家有三钱银子,正好需要这钱救命,忽然被偷走了,岂不是只有等死?若是这时只是被偷走了碗啊盘的,又有什么关系?

我一想,倒是有那么点道理。

谁知隔壁那人叹气道,别争了,你们当我不想偷银子吗?三十多年前,正逢国家动乱,处处是起义军、明兵、元军,整天一股脑的打,那时候老百姓连饭都没得吃,哪来的银子?我是盗到东盗到西,除了些生活用品,从没盗到过银两。之所以能夜盗千户,大部分人家是一进门就知道不需要翻箱倒柜找银子,实在是太穷了,但我们盗界的规矩是不能空手出户,就随手拿些好带的出了门换下一家了。

我看着小云妹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不禁笑出了声。

小云妹问道,那……那你盗了几年,为什么消失了?

夜探王道,后来朱元璋当了皇帝,大家生活开始富足起来,我想这正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再也不用偷些破烂度日。我并非如同这位小姑娘所言从未失手,一次盗窃,我被抓住了,整个村的村民将我吊在树上打,直到打得我吐了三次血才罢了手。接着我又被村民送去了衙门,朱元璋重点治国,重刑法,我在衙门被上了十三道大刑,放出来时只剩下小半条性命。将养了三五年,这才恢复了元气。身体大好后,我想盗窃这行是不能再干了,若再有个失手,进了官府那还有命在?我翻遍《大明律》,发现事关钱财的处罚轻的只有骗这一条,便开始了行骗生涯。后来机缘巧合入了个团伙,慢慢成了团伙的老大,团伙的外号叫“瞒天神”。

小云妹听到这里,颤声道,什么?您就是大名鼎鼎的瞒天神的老大?

我说又怎么了?

小云妹道,相传二十多年前,江湖有个行骗团号,外号叫瞒天神。被他这团伙骗过的人成千上万,他们老大更是无所不能,据说不少人见过他,有人说他是个小孩,有人说他是个老头,又有人说他是个妇女……总之,大家都说他能易容,只要被他盯上的,没有不被他骗的,便是天神下凡遇到他,他也能瞒天过海,骗去天神的钱财。我也是听了他的传说,才研究起了易容术,至今也才是小成,改面貌易,改体形可就难多了。

夜探王道,小姑娘你倒是真了不起,横跨盗骗两个行业。

小云妹谦虚道,哪有您老人家厉害,行行名头响亮。

夜探王道,还是你厉害,会易容术。

小云妹奇道,难道前辈您不会易容术?那您是怎么做到或变小孩或变妇女的?

夜探王道,你听我慢慢说。却说我改了行,开始行骗,有一日我在莲花镇打扮成算命的,想借着看相骗点钱花花。我在镇上没走几步,恰好遇到一人。我见他苦眉愁脸,心想这人定有烦心之事,便拉住他,说可以替他算命,让他逢凶化吉。那人听后,便让我给他看相,我随口胡邹,说他印堂发黑,横祸降至,那人问我怎么算出来的,我说天机不可泄露,那人听后嘿嘿冷笑,道,你这个冒牌的算命先生,出来行骗,好歹也要熟背易经,行骗时方可将易经内容旁征博引,使被骗之人信服。你当骗子是这么好做的?

我听后惊慌失色,说你的命我不算便是,切莫血口喷人,说我是骗子。

那人道,你别惊慌,我不会抓你去报官。我只问你,我这有个行骗团伙,不知你可愿意加入?我见你有些底子,心理素质也挺不错,便有了爱才之心。

我问道,加入后,收入怎样?可有风险?

那人道,这个你只管放心。我带团行骗,配合天衣无缝,从未被抓过。至于收入,不瞒你说,多时日进十两,少时也有个三四两。就不知道你敢不敢?

我一听有这么多钱,便说哪有不敢的?只要你能带我赚这么多,我现在就加入你的团伙。

小云妹道,后来呢?

夜探王说,后来我在团伙里干得日渐起色,人不但机灵,对老大又是忠心耿耿,五年后竟被提成了团伙的二把手。团伙也日益壮大,多达两百多号人员。未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老大命短,没过多久死于非命,我便成了团伙的老大。做了两年老大,我手上颇丰,人也得意起来,心想我们骗取再多钱财,终归是无名之辈,便给团队娶了外号,叫瞒天神,往往行骗后,叫团员留下字条,号称瞒天神所为。盗的次数多了,渐渐名声也大了起来,招的人马也越来越多,所以遭到不少同行的妒忌。那时我们行骗行业每年会举办一次评选,按照骗取的钱财数量,评出年度行骗奖,从届开始,每年都是我们瞒天神获奖,出席时为防止同行业记住面貌恶意举报,每年用不同的团员冒充老大出席活动。大家见每次瞒天神的老大面貌不同,便询问团员是不是我们更换了老大,团员摇头否决,一口咬定说我们团伙老大有改头换貌之能,这次出来,只是又改变了自己的容貌。

小云妹道,原来你能变成形形色色的人,只不过是你怕被抓,每次抛头露面都是用别人冒充的你。

夜探王道,当然。

小云妹气馁道,我还当你有易容绝学,亏我摸索了这些年。

夜探王又道,小姑娘,你要记住,那些什么易容,全是旁门左道,行骗靠的是托,没有托别人是很难相信你的。只有人多托多,才能骗得天昏地暗,无往而不利,连同行也能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问道,你后来又是怎样和我师傅结下了梁子,被关押在这里十年?

夜探王恨声道,十年前的一天,我们团伙在一家茶馆喝茶,伺机行骗,正愁没对象下手,茶馆里忽然来了两个和尚。那两个和尚坐下后,只是唉声叹气,其中一人,就是慧能。

我听慧能道,寻遍这些年,仍是没见过天资高的孩童,这可如何是好?

那和尚道,师弟莫急。武林盟主竞标赛,算起来还有十年。只要这两三年内寻得了

,我们仍旧是有胜算的。

慧能道,话是如此,万一未能寻到,岂不又会输了比赛。

那和尚道,师弟,果真如此,那也是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尽力而为。

我一听,立马明白了意思,原来是少林想找个武学天分高的孩子,传授了他武艺代表少林参加武林盟主竞标赛,只是一直没有找到。

我便向老二眨了眨眼,嘴向丁家营镇王府挪了挪,老二是我新提上来的,脑瓜子聪明得很,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再也不听慧恩说什么,只管在桌上和别的成员胡扯些天南地北的事儿,暗地里却打手语商量行骗的办法。

小云妹道,过去的行骗行业果然专业,连手语也会。现如今除了聋子和哑巴,已没人会打手语了。说完叹了口气。

威海治疗睾丸炎医院

宜昌好的治性病医院

大连百佳医院马倩

金华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烟台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3个月宝宝咳嗽
宝宝咳嗽怎么治
宝宝夜间咳嗽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管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