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于敏中位极人臣却因一个贪字以致时候毁誉

发布时间:2018-12-20 11:51:48 编辑:笔名

于敏中位极人臣,却因一个贪字以致时候毁誉

金坛望族

于氏为金坛望族,于敏中出身于诗礼簪缨世家。其曾祖父于嗣昌,乃明代万历进士于孔兼之孙,系顺治十八年(1661年)进士,曾任山西襄垣知县;祖父于汉翔,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进士,曾督陕西学政,风流文章,名噪一时;父亲于树范,曾召入内廷充武英殿纂修,参与《康熙字典》、《佩文韵府》等书,后调任浙江宣平知县。于敏中幼年过继给其叔于枋为嗣,于枋为雍正二年(1724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广西、山东主考官。于枋后来得子,于敏中又归其亲生父母。

于敏中幼承家学,天资聪慧,五岁启蒙,力学《四书》。其母亲课读甚严,经常立在窗下屏息静听其读书。祖父于汉翔亲授《大学》章句,使之能依集注解不谬。于敏中10岁时即通读《五经》,认真评点。雍正七年(1729年),年仅15岁的于敏中应江宁乡试,中式举人。但首次赴京会试不期落第。回坛后重新择师问业,拜同邑雍正癸卯进士王步青(字已山)为师,重新研读《四书》及十三经。年及冠,博通经史百家、阴阳历律诸书,旁及佛道之说。

步入仕途

乾隆二年(1737年),于敏中参加丁已恩科会试,擢进士,时年23岁。从此,于敏中与其族兄于振并称“兄弟状元”,成为金坛科举盛事。当年,

于敏中位极人臣却因一个贪字以致时候毁誉

他便入直翰林,授修撰,供职七年。以文翰受乾隆帝的赏识,直懋勤殿,累迁侍讲,掌读讲经史,撰著朝事。

于敏中年少夺魁,春风得意。他文思敏捷,通熟掌故,文章冠绝一时,书法亦清秀洒脱,且能熟练掌握汉、满、蒙、梵多种语言文字。他初入懋勤殿时,乾隆帝曾令其译抄佛教经典《华严》、《楞严》两部经书,他先画出一座宝塔形状,用小楷写经,凡是栏柱檐瓦窗阶铃索之处都有字,宛转依线,读之成文。这还不算难,难在每有“佛”字,一定要算定写在柱顶或檐际的尊贵之处,不得乱填乱写。为此轴《华严经宝塔》,于敏中排算了二年,写了将近一年,成了书法史上一段佳话。他还集译抄宣讲于一身,纵论政事,极为得体,深受乾隆帝赞赏。

平步青云

乾隆九年(1744年),于敏中奉旨主持山西乡试。乾隆十年(1775年),乾隆帝巡幸江南苑,问于敏中何为“治国要务策?”于敏中认为“治国要务莫过于兴学得人,人才得即政事理。”乾隆帝点头称善,因此命其督山东、浙江学政。于敏中为朝廷选拔人才,建修学宫,革除积弊,颇得士林赞誉。后奉旨回京直上书房,教习皇子皇孙,督课教学,严谨善教,深得帝宠,累迁内阁学士。乾隆十五年(1780年),复督山东学政。乾隆十九年(1784年),擢为兵部侍郎。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其父于树范去世,于敏中归籍服丧。守制不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于敏中受特诏赴京署刑部左侍郎。孰料,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嗣父于枋亡故。此次治丧后不久,他的生母也去世了,于敏中只好戴丧办丧。为了早日返回朝廷,于敏中向朝廷隐瞒了丧母一事。御史朱嵇知道此事后,立即疏劾于敏中将“两次亲丧,蒙混为一,恝然赴官。”于敏中却申辩说,在六部任职的大臣与戌守边疆的将士没有两样,不应该为家事而影响国家大事。乾隆帝也因其职任不可替代,惜其文才,原谅了他的这次过失,反而斥责朱嵇“污人名节,不无过当”。当年年底,授于敏中户部侍郎。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十月,命于敏中为军机大臣,从此直接参与机务朝事。于敏中年纪比乾隆帝小三 岁,用事正当乾隆帝盛年,因此他行事检点,大事小事都是谨慎奉旨而行,周密稳妥。乾隆帝作文赋诗,常常是即兴而为,事先并无草稿。每次皇帝吟诵之后,于敏中便默记于心,然后再恭恭敬敬誊抄出来,一字不差。有一天早上,于敏中随乾隆帝游幸御花园,乾隆即兴赋诗七首作文二篇。夜里,乾隆收到于敏中所记之言,欣赏之余不觉拍案惊奇,由此对其更加倚重。

乾隆三十年(1765年),擢户部尚书。于敏中仅有一子,名于齐贤,乡试未能考中。乾隆考虑到其子已经长大,因此加恩予以依照尚书品级补为荫生,入学国子监。又因于敏中正室夫人已经病故,特封其妾张氏为淑人。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梁瑶峰进入军机处,乾隆皇帝命其掌管诗文,而令于敏中专门负责国家政务。这样,于敏中便可不再留心皇帝所作诗文了。一日,皇帝召于敏中和梁瑶峰入宫,又吟诵诗文,于敏中赶紧给梁瑶峰使眼色,而梁瑶峰茫然不知其意。等到皇上吟诵完毕,二人出来,于敏中等待梁瑶峰将诗文誊写出来,但好长时间都不见动静,便问梁瑶峰皇上的诗文誊写好没有。梁这时才恍然大悟,不免惊慌失措。于敏中说,我以为你是专管圣上诗文的,所以老夫便不再默记了。现在事已至此,你看该怎么办呢?梁瑶峰非常惭愧,无言作答。于敏中长叹一声道:让我试着替你回忆一下吧。这样,于敏中便默默地独自一人坐在屋里仔细回想,不一会儿便靠记忆全部背写出来,全篇竟然只错了一个字。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加太子太保。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于敏中升为协办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于敏中又晋升为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首席军机大臣。无论是在朝廷,还是巡幸在外,他都是御前须臾不可离开的显眼的人物。朝中的许多重要决策,有些就是皇帝采纳他的意见作出的,当时他已是朝野尽知的京中权臣。

四库总裁

乾隆三十七年(1774年),安徽学政朱筠上疏《开馆校书折》,奏请搜辑《永乐大典》中佚书。当时,内阁大学士刘统勋认为此非政务要事,不与动议。而于敏中对此奏议则深为赞赏,他力排异议,据理力争,认为朱筠所奏“合我朝文治天下之大计,应予纳用”。乾隆皇帝亦认为“真合朕意”,即被采纳,下诏开四库全书馆,并命于敏中为《四库全书》正总裁,主持其事。于敏中在办理其他军政职事的同时,十分重视《四库全书》的编纂工作,从分别部类、厘定体例,到制定取舍标准及编纂规则,都提出了许多建议,做了大量工作。当朝廷在全国范围搜访征集图书时,于敏中还亲自进献珍本图书17种,领导了《四库全书》的编纂工作,这应该是他一生中的贡献之一。

位极人臣

乾隆三十九年(1776年),宫内太监高云从泄露了乾隆帝朱批道府记载,乾隆帝命将其锁拿交御前大臣审讯。据高云从招供,于敏中曾向他问及乾隆帝对观亮评论的记载。另外还曾为自己买地受骗,恳求于敏中转托蒋赐棨帮自己打官司。乾隆帝知道之后,非常恼火。于敏中诚惶诚恐,自责认罪,说高云从确实曾面求转托,而自己确实没有答应。但不立即据实参奏,实属错谬。乾隆帝特发谕旨,严厉谴责道:“于敏中每日承蒙朕召,诸事应付,朕什么话不能对他讲?为什么他还要转向宫内太监探听询问有关消息呢?”并命将其交刑部严加议处。后来刑部议将革职,乾隆帝却又亲下诏书对他从宽处理,仍然将他继续留任。

乾隆四十一年(1778年),于敏中因平定大小金川之乱有功,乾隆帝下诏嘉奖,还给于敏中赏戴双眼花翎,赐穿黄马褂,并图其像于紫光阁。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于敏中病喘卧床,乾隆帝随遣御医视治。病重期间,谕内务大臣和珅伴帝驾亲临探视,赠送人参二支,赐其七律一首。

同年十二月初八(1780年1月14日),于敏中因病逝世(《清史稿》怀疑于敏中是饮鸩自尽),享年66岁,乾隆帝下诏优赐恤,入祀贤良祠,谥“文襄”,归葬金坛涑渎周庄村。

死后毁誉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六月,于敏中的孙子于德裕到官府控告其堂叔于时和侵吞其祖父在京资产,于本年三月转移回金坛。乾隆帝十分重视,命大学士阿桂、英廉查办。由于于时和已先行回原籍,传谕江苏巡抚吴坛立即亲赴金坛,查明于时和所占于敏中原籍家产。查办的结果令人震惊,素有廉直之名的于敏中,其京中及原籍家产竟值银二百万两。乾隆帝十分恼怒,认为于敏中巨额遗产“非得之以正者”。但仍然欲保全他的名节,谕示办案大臣不必去追究于敏中生前之罪。此案经吴坛审明,于时和吞占家产属实,将于时和发往伊犁充当苦差,其带往原籍的于敏中遗赀,酌情给于德裕三万余两,其余全部充公留给金坛地方作开河费用。紧接着,苏松粮道章攀桂私下为于敏中营造花园的事情被发觉。乾隆帝认为,于敏中受地方官员的逢迎,是情理中事,既然他已经去世,就不必追究了,仅仅将章攀桂革职处理。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浙江巡抚王亶望、陕甘总督勒尔谨及甘肃通省官员在捐监折收之中捏灾冒赈的贪污大案败露。经过一年多的调查核实,共计处死正法者56犯,免死发遣者46犯,冒赈贪污银款达二百八十一万一千三百五十余两,涉嫌此案的甘省贪官无一漏。王亶望贪污案处理之后,乾隆便立刻觉察出,酿成这起空前巨案的元凶还不是王亶望,而是不久前故去的于敏中。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十月,当杀掉了一批甘省贪官后,乾隆帝颁布了一道洋洋千言的谕旨。上谕开头便说,当年甘肃奏请恢复捐监时,“大学士于敏中管理户部,即行议准。又以若准开捐,将来可省部拨之烦,巧言饰奏,朕误听其言,遂尔允行”,乾隆帝也承认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失误。谕旨接下来说,“其时王亶望为甘肃布政使,持有于敏中为之庇护”,以至放手大贪其污。,谕旨笔锋一转,说于敏中“宣年力久,且已身故”,“朕不忍追治其罪”!这一道经过精心推敲的谕旨,再一次将于敏中的罪责轻描淡写地遮掩了过去。

乾隆五十一年(1786)的二月初八,乾隆帝在把玩古董时,为了一件明朝嘉靖年间的古瓷触动了情思。他由嘉靖皇帝的昏庸想到权奸严嵩的专擅,又由严嵩而想起了于敏中。为此,乾隆再次颁发谕旨,指责于敏中借着皇帝恩眷,招权纳贿,并联系甘省贪污大案,推断“于敏中拥有厚赀,亦必系王亶望等贿求赂谢”。因此,将于敏中撤出贤良祠,以昭儆戒。

白酒酿酒设备
强骨力价格
高精度滤油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