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做了七年安利的她为何转身加入黑茶事业?2017-10-09冰峰黑茶“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9 22:53:08 编辑:笔名

作者:石剑峰

开幕式后, 来到中国主题馆出席中国主宾国活动,他亲身按亮了以“书”字为造型的背景彩灯。

北京时间昨天清晨举行的第61届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中国国家副主席 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出席并分别致辞。

书展主席博斯表示,法兰克福书展是文字和思想自由交换的场所,“由于法兰克福书展不是寻求荣誉,而是争辩,这是我们的传统,使不同意见、观点在这里得以发表。”德国书商和出版商协会主席贺内菲尔德和书展主席博斯都希望,主宾国中国在书展上能与来自全球的人们进行最充分的交换和思想碰撞。中国作家莫言在开幕式上回应道,文学的交换对话是消除误解和偏见的重要工具,“作家在对话交流时,应当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书展是

思想交换的“集市”

法兰克福书展到底是什么?它首先肯定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集市,它同时也是自由交换文字和思想的“集市”。在法兰克福书展举行方和当地官员看来,自由的争辩、对话、交换是法兰克福书展60年来的根基和信仰。德国书商与出版商协会主席贺内菲尔德在回顾法兰克福书展创办时提到了纳粹时期对图书和知识的禁锢,“这是羞辱”,“所以,60年前,当我们创办法兰克福书展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坚定的信心,那就是对信息和文字的无限制、无国界交换,自由交换思想和信息。到现在,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书展,就是源于我们对自由交换的尊重。书展在政治、经济上不依赖任何人,这里是自由交换的场所。所以,我们对文字的自由特别敏感。”贺内菲尔德在开幕演讲上说。

正由于法兰克福书展是自由交流文字和思想的集市,矛盾的争辩不可避免。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博斯在书展开幕式上表示,每年书展都会有争辩,这在过去几届一直存在,“由于法兰克福书展不是追求荣誉,而是争论,这是我们的传统,使不同意见、观点在这里得以发表。”博斯说,通过生机勃勃的争辩,真正的意识才能建立,而对话也是对历史进程的推动。不过他也强调,“我们的书展可以把矛盾、争辩展现出来,但不一定有办法来解决。”

所有精神性的活动都可以在书展上举行、碰撞,但法兰克福市长罗特在开幕式上也强调,争辩不能成为一个长期性议题,“文化不仅有自由争辩,还需要文明的结合。书展不只是揭露,而是彼此之间的对话。”

对于法兰克福书展这样一个基本传统和信仰,首次成为主宾国的中国也无法躲避,乃至需要自信接受、面对书展历史和现实。法兰克福所在的黑森州州长科赫在开幕致辞中建议,每一年书展都会与主宾国联系在一起,“做主宾国是不容易的,由于真理是不容易的。中国已是一个值得自满的国家,我们自信大家都能接受不同的声音。这对我们、对客人都是不容易的,这也是书展的特点。我们要挑战的是,尊重对方意见、发言权,听他人的声音,这些在书展上都有其地位。”[NextPage]


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

用文学交换

消除误解和偏见

中国是本届法兰克福书展主宾国和最大的客人,在展馆和这座城市各个角落都洋溢着中国符号。除宣扬中国文化,中国代表团在本届书展上另外一重要任务是如何让中国作家、学者、出版商和海外同行进行相互交换和对话,因为在书展开幕式上致辞的几位先生都表达了普通德国人和欧洲人对中国陌生这1遗憾。法兰克福市长罗特表示,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但我们对中国的文学除孔子和老子,知之甚少,每一年也只有屈指可数的中国当代作家作品被翻译成德语,相反中国每一年都会翻译出版很多德国图书。中国的不断开放也会带来文学的开放。此次中国担负主宾国则给我们带来机会,重新的角度看中国。”所以贺内菲尔德希望,“我们期待交流来实现双方没有边界的承认,这是我们双方的共鸣,主人和客人这样才能联结在一起。”

对于书展主人的这1期待,中国作协主席 和著名作家莫言也予以了回应。 在开幕致辞中认为,中华民族复兴不仅是经济也是文化,中华文化的复兴也属于全人类,“而交换是有趣、愉快的,它没有恐惧与妒忌。谁会由于德国有歌德而妒忌德国呢?情感和爱,仍然是这个世界最积极的美德,是我们交换的基础。”作家莫言在开幕演讲中提到了自己山东老家在100多年前对德国人的想象——没有膝盖、舌头分叉,与此同时欧洲对中国人的想象是蹲在树上、留着长辫子、尖嘴巴,“由于缺少真正的交换,我们都在妖魔化对方。”而在他看来文学的交换对话是消除误解和偏见的重要工具,“如果当时的德国人能阅读到《红楼梦》,中国人能浏览到歌德作品,就不会有这样的妖魔化想象。”莫言说,“歌德晚年提到了世界文学的概念,本日我们发现,歌德的世界文学概念已突破了文学的范畴,多样性的思想是国际关系的普遍原则,这也是对歌德文学理想的实践。文学是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交流的重要工具。作家在对话交流时,应当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经济危机下

图书读者没有丧失

本届书展开幕式上,几位致辞的德国人都不谋而合地强调了在互联网数字化时代,应加强而不是削弱对精神性产品特别是图书的财权保护,同时对数字化时期的传统图书依然保持乐观。“在过去一年,世界经济正在丧失坚实性,而图书产品则相反显示了坚实性,读者没有丧失,这给了我们信心。过去的10个月中,全球图书市场增长了2.8%,这样的增长产生在经济危机大环境下,而且还面临着产业结构的变化——数字化,这表明图书与数字出版是相互补充的。”贺内菲尔德这番振奋人心的话语引发了在场1000多名全球出版商最热烈的鼓掌。贺内菲尔德的另外一番代表性言论则可能反映出图书出版商的某些守旧性,他提到上个月纽约地方法院对Google建立网络图书馆的判决,“我们对产生在纽约的事情感到鼓舞,数字化影响世界,比如Google这样的公司,纽约法院宣布其为垄断,由于它把精神产品当作一个工具加以控制。我们的作者、出版社欢迎美国法院的判决,精神产品不能在经济危机下成为新的危机。美国司法部门对Google企图垄断人类精神产品创造予以参与,但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判决,我们应该齐心协力避免事情的产生。知识世界不能开一个后门,让它们随意出入,否则这是一个丑闻。”[NextPage]

不过贺内菲尔德更强调的是,在一个数字化世界,作家生产和出版都在改变其形态,那如何在新时期下对知识创造建立其保护性框架?这是摆在全球作家、出版商和政治家眼前的问题。出版业的基础是知识产权,黑森州州长科赫的回应是,在经济上,我们希望精神创造也是私人财富。“尊重精神创作,首先要给予精神产权自由。”

  (编辑:李明达)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主治什么
怎样可以快速止泻止痛
奥利司他胶囊减肥效果好吗
如何能够舒筋健骨
友情链接